院士李宁贪污案判决书公开,10个辩护意见均被驳回

院士李宁贪污案判决书公开,10个辩护意见均被驳回
1月3日,我国裁判文书网揭露了李宁、张磊贪婪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李宁、张磊贪婪一案,通过两次开庭审理,历时五年。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月2日作出一审判决:以贪婪罪判处李宁有期徒刑12年,并处分金300万;以贪婪罪判处张磊有期徒刑五年八个月,并处分金20万元。庭审中,李宁拒不认罪,其辩解人做了无罪辩解。该案审判长答记者问时说:”李宁尽管拒不认罪,但查看机关出示了很多的依据,有同案被告人张磊清晰安稳的供述,有李宁公司两名报账员以及其他多名证人证言,亦有套取经费的相关书证等,依据之间均可彼此印证,并且与司法会计判定定见相吻合”。3日揭露的判决书,出现出了上述庭审状况。检方指控,李宁有三方面违法违法行为。其一,贪婪试验受体猪、牛等金钱10179201.86元。据判决书:”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相关课题在研讨进程中运用科研经费购买了试验所需的猪、牛,对出售课题研讨进程中筛选的试验受体猪、牛、牛奶所得金钱,被告人张磊向李宁请示怎么处理。李宁指派张磊将该金钱交给报账员欧某甲、谢某甲账外独自保管,不要上交。欧某甲、谢某甲遂将该款存入个人银行卡中,累计金额为人民币10179201.86元”。其二,套取课题结余科研经费25591919.00元。据判决书:”2008年8月,被告人张磊向李宁请示:课题经费有结余,是否能够将这些资金套取出来。李宁表明赞同,一起要求联络牢靠的了解的大公司进行运作。张磊遂联络山东科龙畜牧工业有限公司、北京市益德益华科技开展有限公司、北京优博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东方泰合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李宁亦联络遂川嘉裕牧业开发有限公司、江西英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商谈虚开发票事宜。在上述公司赞同并将虚开的发票交给张磊后,张磊指派报账员欧某甲、谢某甲从结余的科研经费中予以报销。至2011年12月,共套取课题结余科研经费合计人民币25591919.00元”。其三,虚报劳务费开销6212248.51元。据判决书:”2009年7月,被告人张磊向李宁请示:课题经费中的劳务费均有结余,应怎么处理;一起报账员欧某甲亦向李宁请示怎么处理结余的劳务费。李宁表明将剩下的劳务费都报出来,不要上交。之后,被告人张磊指派欧某甲、谢某甲采用进步个人劳务费额度和虚列劳务人员的办法,合计虚报劳务费开销人民币6212248.51元”。检方提出:上述金钱中,有4416880.82元用于合理开销,其他均被被告人个人运用。现已扣押人民币19056129.00元,冻住人民币5220000.00元。关于上述检方指控,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了10个辩解定见。法院审理后,采用了检方的指控,李宁及其辩解人的辩解定见均未被采用。第一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涉案牛场、猪场、牛、猪、资金都不是我国农业大学的,而是济普霖公司、济福霖公司一切,公司建立便是为了科研,没有其他运营,便是在扶持这个科研任务;猪、牛不断筛选,收入都用在了科研上,并且一般猪、牛和严峻专项没有关系,故不存在截留筛选猪、牛及牛奶钱款。(注:法院查明,由李宁、张磊别离担任总经理、副总经理的济普霖公司、济福霖公司作为其间某些课题的协作单位,也承当某些课题)法院以为:”证人欧某甲、谢某甲(即两名报账员)等多名证人均证明涉案猪、牛、牛奶均系用课题经费购买,试验后变卖钱款应上交原拨款单位,与张磊的供述彼此印证,足以确定;欧某甲证言证明是李宁指派将筛选的猪、牛及出售牛奶钱款交给其二人账外账独自保管,不要上交,被告人张磊供述亦能证明相同内容,并有证人谢某甲等证言和相关书证、判定定见予以佐证,足以确定截留筛选猪、牛及牛奶钱款的现实,李宁及其辩解人的此点辩解、辩解定见不建立”。第二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张磊向几个公司虚开发票套取课题经费李宁并不知情,李宁联络的两个公司并没有虚开发票,是正常的科研任务。审计署告知李宁上述行为是构成科研经费监管危险,不是贪婪。法院以为:”张磊供述是张磊向李宁请示能否将结余的课题经费套取出来,李宁表明赞同并要求联络牢靠的了解的大公司进行运作,李宁自己亦联络了遂川嘉裕公司与英豪乳业公司商谈虚开发票事宜;证人欧某甲证言亦证明其曾向李宁请示剩下课题经费怎么处理,李宁让将这些钱款预付出去,详细怎么处理让其找张磊,后又让张磊将这些钱款拿回来,这些钱款的来历与去向其都向李宁报告过,套取经费的事李宁都知道;张磊供述与欧某甲证言能够彼此印证,并有向张磊、李宁虚开发票的相关人员的证人证言及书证予以佐证,足以确定,李宁及其辩解人的此点辩解、辩解定见不建立”。第三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张磊并没有向李宁请示结余劳务费怎么处理,尽管欧某甲说过这个问题,但李宁仅说劳务费要把握一个准则,不要吃大锅饭,并不是李宁指派虚报劳务费,也不存在虚报劳务费的状况。法院以为,”证人欧某甲证言与被告人张磊供述一起,证明二人向李宁请示结余劳务费怎么处理,李宁让将结余的劳务费都报出来,不要上交,足以确定,李宁及其辩解人的此点辩解、辩解定见不建立”。第四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济普霖公司、济福霖公司是依据与我国农业大学签定技术开发合同获得的科研经费,经费应归公司一切。法院以为,”依据相关课题经费的办理运用规则,被告人张磊的供述和我国农业大学的领导、我国农业大学科研人员、报账员的证言,均一起证明,科研经费必须按规则运用,按实在发作的费用到我国农业大学财务部门实报实销,故课题经费并非归公司一切”。第五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侦办卷宗39至55卷中相关的公司资料,侦办人员开始没有扣押手续将资料拿走,后又将资料拿回公司让欧某甲盖章,程序严峻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法院以为,”侦办卷宗39卷至55卷的依据资料,均系有济普霖公司首要财务人员欧某甲、谢某甲签字承认与原件一起并盖有单位公章的复印件,搜集依据并不违法”。第六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判定定见没有辨明涉案的猪和牛是我国农业大学的仍是公司的;判定所需检材来历不合法;本案的判定人没有判定进程实时记载,属程序违法;判定文书没有加盖司法判定专用章,也没有判定人签名,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法院以为,”涉案猪、牛是我国农业大学的仍是公司的,并不归于判定事项,判定所需检材均系侦办机关合法获得,判定进程中所作记载并不属判定定见的内容,公诉机关提起公诉时供给给法庭的司法会计判定书主页加盖有判定组织的司法判定专用章,尾页盖有带编号的判定人名章,李宁及其辩解人的此点辩解、辩解定见无现实和法令依据,其辩解、辩解定见不建立”。第七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证人欧某甲和谢某甲证言均不实在,是在被不合法羁押的状况下作出的,欧某甲的证言不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构成,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法院以为,”欧某甲和谢某甲证言与被告人张磊供述彼此印证,并有相关证人证言和书证予以佐证,足以证明其证言的实在性,欧某甲和谢某甲证言系侦办人员通过合法程序查询,证言笔录亦经欧某甲、谢某甲签字承认,李宁及其辩解人的此点辩解、辩解定见不建立”。第八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张磊供述中指证李宁有罪的内容是在遭到要挟的状况下所作,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法院以为,”经查,张磊在庭前会议和庭审中均清晰表明侦办机关讯问其时没有刑讯逼供,也没有其他违法行为,足以承认侦办机关搜集依据合法,李宁及其辩解人的此点辩解、辩解定见不建立”。第九个辩解定见,李宁的辩解人供给李宁与李某丙、汤某甲、张磊的手机短信,李宁的日记《蛇年第一篇》《马年第一篇》《李宁考虑再考虑的心灵劝诫》和《四风问题自我剖析及整改资料》《我国农业大学科技研讨院关于李宁科研工作及效果状况的阐明》及李宁2012年3月18日发给审计署郭处长的邮件和张磊的反省、济普霖公司关于免除张磊副总经理的决议,据此提出李宁对指控的违法现实并不知情。法院以为,”经查,上述资料均系2012年李宁被审计署审计后所写及依据审计出的问题对张磊所作的处理,并不能证明李宁对指控的现实不知情”。第十个辩解定见,李宁及其辩解人提出,本案的发作与其时科研经费办理制度不合理密切相关,以及依据2014年国务院《关于改善加强中央财政科研项目和资金办理的若干定见》、2016年最高人民查看院《关于充分发挥查看功能,依法保证和促进科技立异的定见》,李宁的行为不构成违法。法院以为,”经查,李宁伙同张磊经一起预谋后,运用李宁职务上的便当截留、虚报科研经费存入李宁操控的个人银行卡,并由李宁个人分配,其间大部分用于李宁个人或其控股的公司再出资建立其他公司,还有少部分作为济普霖公司、济福霖公司的经营收入,或停留在为李宁、张磊虚开发票的人或公司及欧某甲、谢某甲等个人银行卡中,并未结转下一年持续运用或由单位统筹安排用于科研活动。且上述钱款在我国农业大学已平账,我国农业大学已失掉操控,已成为李宁控股或操控公司的法人产业,即已将国有产业不合法占为己有,其行为已构成贪婪罪。2014年之后国家方针尽管不断在进行调整,但都是为了更有利于科研,更有利于对科研经费的监督办理,前述国务院规则和最高人民查看院的文件,尽管规则年度资金能够结转下一年度持续运用,项目结题后,契合条件的能够由单位统筹安排用于科研活动的直接开销不再回收,但一起也规则要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惩办力度,加强对科研项目和资金的监管,严肃处理违规行为,触及违法违法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关于以科技立异为名骗得套取国家科研项目出资,严峻危害立异开展的违法,应当依法打击。故无论是其时仍是之后的法令、法规、规章、国家方针和司法解释,李宁的行为都构成贪婪罪”。法院终究确定,李宁、张磊贪婪数额为人民币34109933.18元,”在一起违法中,李宁起首要效果,系主犯,应依法惩办,鉴于其贪婪赃物已部分追缴,可酌情从轻处分。张磊起非必须效果,系从犯,其到案后自动交待办案机关不把握的大部分同种违法现实,具有率直情节,且认罪悔罪,可依法对其减轻处分”。